刚刚看完一部打斗过瘾的动作片。里面的反派怀有一个崇高的理想,希望治理一下被人类破坏的地球,于是想出了一个伟大的计划:通过植入手机芯片控制人类,使大家自相残杀,减少人口数量。动机是好的,手段有待商榷。观之近年来的文学电影等作品,越来越多的扯入了人口问题,比如丧心病狂的反派科学家,通过改造一种普通药物无法治愈的病毒,靠卖唯一的治疗药牟利。也有些无私的反派,就是杀人,无关乎利益,比如《双螺旋》。

柴静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刚一播出引发很多争议和讨论,别的行业不敢说,至少里面提到环保行业的问题,可以说大部分靠谱,里面的话句句戳到痛处。每个人都希望把家里装饰的富丽堂皇,也都希望出门有私车开,有着用不完的生活用品。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更好一点,但总是要比别人更好一点。问题来了,当所有人都希望生活更好,就引发了一场装备竞赛,空气中弥漫着甲醛的气味,漫天都是可吸附颗粒物,水里漂着重金属废水。环境日益严峻,是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人的需要。好吧,是时候解决一下人口问题了。

我对丹●布朗的《地狱》评价并不高,老套的正邪大反转情节,看过《达芬奇密码》《数字城堡》等书,对猜出情节不困难,很多地方甚至为设悬念而偏离剧情。反派科学家对于病毒的设计才挽救了这本书,可以让三分之一的人类不孕!?这种想法第一次看感觉很新鲜,仔细想想,想法真的是好的。现今的大部分正邪对决的电影,反派都抱着毁灭人类为已任的理想,说得好听是为了挽救地球,可是谁给他权利来选择谁该被拯救谁该被毁灭。大家都想有上帝之手的技能加成,一旦我是上帝,我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吗?当然可以,对于其它物种,人类就是上帝,并且已经这么干了。太爱里面的大反派了,竟然想到通过基因选择致使三分之一人类绝育。我当然不希望我是这三分之一,可是我没有知情的权利,我继续生活,没有痛苦,唯一遗憾是没有后人,只能怪自己或者妻子不争气。地球人口持续减少,没有那么多PX项目。生产的塑料制品刚好够大家用,人类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城市,地球上大部分地盘还给自然,人类没必要大规模猎杀野生动物,能够按需生产按需分配。大家进入一个科技高度集中的原始社会。

别误会我是反人类主义者,如果我知道真相,我也会努力阻止病毒扩散。“人人生而平等”不能只当成口号喊喊而已。现在是时候提高人口意识了,在社会大背景下,我们只能做到努力节约,不作无用功,不再猎杀野生动物,因为我们没有资格。

不是上帝却做着上帝的事,上帝会找我们算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