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于2009年1月

有人说我写的东西很诙谐,但希望这是一篇严肃的稿子。我不习惯直接在键盘上敲字,但现在实在没有打草稿的心情。

今天是孙昌运的生日(伍海兵说是阴历正月初六,但不管了,校内上是今天,就权且当作今天吧),同时又是他的头七(据我们推测,他应该是30号凌晨离开的),明天好像班里的弟兄们去送他最后一程,以缅怀两年多的感情。

军训结束后,楠姐说要带我出去玩,一不小心就把室友都叫上了,再不小心,又把其他寝室的哥们一起叫上,最后十几个弟兄簇拥着楠姐去逛街,估计把小市民搞的也郁闷。那其中就有孙昌运,也是第一次跟他接触。认识之后也不跟他客气,一个劲的管他叫“丑男”,吵架时更不客气,直接叫他“杂本”(他小名“在本”,具体不知道字怎么写),貌似是除DUCKY外和我吵架最多的了,就这样和他与伍海兵处了一年多,直到伍海兵有女友。

记得大二时,认识个大一女生,不知是不是听说我电脑技术很好(我电脑技术被传的神乎其神,其实没大多数人想象的那么厉害),考省一级前想让我帮她复习一下,她考试的内容我压根没放在心上,但确实不知道她考什么内容,也就没法帮她。当时正在孙昌运寝室,就很义气的回了个“和兄弟们在一起,明天中午找你吧”,此事一直是我讲义气的佐证。

之前几天,无意间在他手机上看到一个女子的照片,心想他的喜事进了,26号终于见他带个女生到我们教室。29号当天下午,去图书馆借书时还见到他搂着他的女友一脸傻笑幸福地同我打招呼,没想到却是最后一次见他。再见他应该就是明天的追悼会了。

死亡不是一个生命的结束,而是每个生命必经的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