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大人:

距离开庭已过去一段时间,第一次上法庭,并不太熟悉其中的流程,如有不礼之处,还望见谅。

我为什么要赶荣域走,因为荣域做我的物业,并不是为了服务我,其根本原因,同行的大叔已告知。在3月15日当天,荣域伙同社会上的不明人士暴力占领我们小区,更换小区物业办公室门锁,并阻止小区业主进入物业办公室办理事宜。我于当日23点赶到小区,此时双方物业仍在对峙。从老物业处了解到,荣域不仅更换门锁,甚至更换了水电房锁,以及原物业的电脑开机密码,此事为小区的安全与管理带来严重的隐患。今日他们敢换物业的锁,保不准明天就会换我的门锁。因此我无论如何不会让这样的物业为我服务。遂于3月16日上午八点半与多名业主赶至黎阳镇政府,声援原物业(广良),在黎阳镇物管办,业主们态度强硬地要求荣域交出所有钥匙。3月15日的事件至此告一段落。

荣域物业在上个月接管小区后,并没有尽到一个物业的责任。在与邻居的交流中得知,小区内的小偷小摸多了,邻居们时有丢失衣物等情况;楼道内、路边的路灯坏了,从来没有换过,更别说原来的喷泉景观的维护,也是浪费了广良原有的一片苦心;对于隔壁小区工地的施工,也抱着放任的态度,不顾小区业主的休息;对于小区内的装修,更是从来没有插手过。广良被某些业主忌恨,就是因为广良对不按规章施工装修的业主十分强硬,抱着宁可得罪一个,也绝不破坏小区平静的态度。新的物业招致广大业主的不满,但由于有业委会压着,业主对其无可奈何。也许可以理解成,因为业主不交物业费,所以物业没有资金进行维护,然而荣域并未得到小区业主的认可,如此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我们只能猜测荣域是为了某些其它目的,才来做我们物业的。

我为什么要等广良辙出后再进行起诉?因为我被泼脏水。3月16日之后,在小区里活动频繁,然而被不良居心的人诽谤为广良的人,做这些目的是为了使小区的业委会洗牌,自己当上新的业委会主任,并以此攻击我,妄图使小区其它业主失去对我的信任。若从维稳的角度来说,小区内物业变动必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动荡,然而割除毒瘤才能使小区持续稳定发展。屯溪区福林家园小区的物业纠纷,最终导致物业撤场,只能由政府介入,维护小区暂时的垃圾清运等问题。我不敢妄加揣测其根本原因是什么,但我不希望在荣域达到目的后撒手不管,最终我们银河湾要步福林小区的后尘。

关于小区业委会选举的问题,传说是有很多选票,在黎阳镇物管办处,多次要求调取证据,均被以各种理由回绝。我本人首先对业委会的合法性存疑,对方律师质疑我,签字太少,无法代表所有业主,怕是支持现业委会的,也只有10多个开发商内部买房子的业主,他们无法得到其它业主的支持,支持的人太少,根本原因在于,现今的社会,养成了大家不愿多管闲事的习惯,很多人抱着乡愿的态度,恰恰助长了不法分子嚣张的气焰。

以上。我并不认可为了维护小区稳定不更换物业的说法,容忍陈苛旧疾,最终疾重难返,会为小区带来更严重的伤害。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现在的某些物业确实可恶至极

  • @iherb 我们原来的物业真的是清流

  • 物业工作人员都是打工的,最可恶的应该是物业的老板,想着法子从业主身上捞钱就很可恶了,所以现在很多小区都自己成立业主委员会去平衡物业

  • 不好的物业等于引狼入室

  • @Anseong 我的问题是,业委会已经是开发商把持的了,物业也换成开发商的人。原来的物业帮我们的,不听话,因些被换了

  • @Joe 对,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赶走他们

  • Gin reply

    目前自己也是官司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