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新闻实验室邀请了《界面》的编辑黄月与我们分享做编辑(以及开播客等心路历程)的情况,由于对黄月(冷建国)本来就比较感兴趣,因此早早地报名参与了音频稿整理。

我也没想到我一个包工头也有一天会做这种事,不过我也是第一次做,5人组成团后,小助手引导大家选出一个组长后,就是我们自由发挥。我是第一次参与这种事情,所以并没有报名做组长。

在黄月分享的过程中,我就一边听,一边听音频利用微信自带的识别转成了文字,部分可能是语音太长等原因无法转的,我也用在线的工具转录,不过识别率不高,就不分享了。组长通篇听完后,划分了几个主题,我随便挑了第一个,然后私聊挑第二个的朋友,划分好我们的分界线。我看了一下,内容很少,当晚就校对完毕结束工作。后来才知道,第二个主题的内容非常多。我校对的时候基本上保留了黄月的口语,只删除了无用的语气词。后来拿到黄月亲自修改的搞件,发现她把无用的句子都删了。这可能是每个编辑的风格不一致吧,她做播客的时候,也应该会剪辑。

文中提到的稿件大多是《界面》里的,我首先在Google里用site语法加关键词,后来发现网站自带搜索功能。分享会上提到的稿件给出的关键词已经足够多了,大多都能很容易找到,只有个别几个不是很确定。其中有一篇提到“谣言”的稿子,在成稿后删除,我就通过关键字“黄月+谣言”,再翻几页,找到打不开的网站,基本就能锁定,最后使用Goolge的快照功能,就能看到文章的内容了。不过这时候是没有图片的。我知道有很多网站会刻意保存互联网中被删的文章,因此试试运气直接搜标题,在sohu的网站里找到一篇搜狐号的文章,估计她们是没有来得及删。

在她谈及《新京报》的工作时,举了例子是新京报公众号里的稿件。这时候任何搜索引擎都起不了作用。我只能关注了公众号,然后从当日的稿子里往后翻。最终仍是有一篇文章找不到。放弃。

这次的整理中,我的工作量是最少的,因此在后面的修改中,也卖力搜寻其它资料,这也是我擅长的。最后将资料扒到印象中,再导出成网页,通过Typora做成epub和pdf文件。

这次也真是一次难得在经历,和小伙伴们协作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黄月老师也很幽默,对于求安慰的问题,直接指出不要玩手机,一点也不虚与委蛇。我也拉了小伙伴使用印象笔记分享,也被他们拉了用石墨协作。原来还打算雄心勃勃地做一个思维导图,但发现思维导图在很多时候并不适合学习,只适合辅助学习,本来打算通过这次机会强推一把竖屏思维导图的使用,或者等把这一批钱赚完,有时间再说吧。

以上。

另:期待剩余三人组适野的分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yiranzhimo reply

    作为「随机波动」和「新闻实验室」的关注者,看到这篇博文有点小激动

    • @yiranzhimo 哈哈哈哈真的吗,你上周日在群里吗,如果你订阅新闻实验定,不久就能看到我的成果了

  • 咦,是方可成那个新闻实验室吗?公众号封了以为不在做了

    • @Drunker 就是这个,公众号封了,现在是做付费的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