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两个女性,在60年的友谊中一边奋斗一边作死的故事。

几个月前,可能就是四步曲的中文版全套出来的时候,突然大量推该书的介绍。最终在剩余三姐妹的推介下找了书来看。看到第二步中间的位置时,三姐妹中的黄月参加了新闻实验室的线上活动,我也去参与,在正式开始前,我聊了这书,然后遭遇了群怼。

莉拉被她老公斯特凡诺家暴这种事情,不能全怪斯特凡诺。我们不能以一个21世纪的法律约束一个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我当然不会家暴我的妻子,但如果我生在古代,我可能也会赞同白居易逼死关盼盼。莱农的长女佩佩和莉拉的儿子小里诺玩游戏的时候,佩佩就教里诺,你该打我了。

在我看的第二部里,斯特凡诺对莉拉有求必应,在出卖莉拉的时候,只是被她父兄推着走,而且必需得为生计低头。有情不能饮水饱,现实中的男男女女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不得不屈头,何况在战后黑手党统治的意大利。后话是,莉拉与米凯莱兄弟划清界限是对的,斯特凡诺也有不为妻知的秘密,甚至娘家为了眼前小利不惜瞒着女儿。

在群里和一位女权争论,我有一种这样的感觉:每次她想和我比赛拔河,我总是把绳子栓在树上,她一直在和树比赛。我不是男权,也不支持纯粹的女权,我个人的态度是平权。我希望有一天,女性能够获得一点点的优势,来弥补女性在身体上对男性的弱势。那么必需首先拔得赢树。我相信莉拉是能做到的,她不仅有能力,也有决心。在她短短的生命周期里,女性的地位已经获得提高,如果未来多出几个莉拉,或许社会会更好些。


全书以小见大,通过两个小人物在时代的大背景下,对社会的变革娓娓道来。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