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看直播带货不爽了。直播无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广告,广告并不会产生社会价值,唯一作用就是,让切蛋糕的刀往自己这边偏一些。在《国富论》里,能产生社会价值的只有四种:获取原生产物、提供加工服务、运输、分配。种植农作物、开采矿石都是获取原生产物,将小麦磨成面粉,生铁炼成精钢,都是可以带来社会价值的,这毋庸置疑。将稀缺资源从一个地方运输到另一个地方,这种劳动当然也值得尊重。一只猪杀了吃不完,放久了会腐烂,那么只买一块肉,当然比买整只猪再平分斤两的肉所花的钱更多,毕竟先买下整只猪的人要承担肉卖不完的风险。以上4点,就是构成社会价值的基本分工劳动。酒香也怕巷子深,于是就有了新的劳动,让香的酒,使得更多人知道,这就是广告。

可能亚当斯密并没有放眼望向信息时代,信息就是一种商品,价格还不低。大航海时代中,知道一个地方缺盐,然后把食盐贩过去赚更多的钱,这个信息当然就很值钱。倘若一个酒很香,但由于巷子深,花钱做了广告让更多人认识这个酒,这个广告也是蛮好的。但如果巷子里有两种酒,都很香,甲酒做了广告,乙酒没有做广告,那乙酒势必没有甲酒卖得好。想要在商业竞争中扳回劣势,那就要花一样的钱做广告。倘若能比甲花得更多,还能比甲卖得更好。

那么问题来了。当乙花了更多的钱投入进广告里,在商业竞争上赢了甲,那么甲想赢回来,就是只能花费比乙更多的钱。但在甲和乙的竞争中,并没有因为提高了产品质量给用户带来了福利,而花出去的钱都进了广告公司的口袋。同样的困境也曾出现在美国的烟草公司上。烟草公司将越来越多的利润投入到广告营销上,每一家都投入巨资,但是烟民就这么多,无非是在花钱上产生一个拉锯,花钱多的就能在蛋糕上多切一点。但每一家都花费相当多的广告费,最终也只是肥了广告公司,烟草质量没有提升,烟草公司没有赚到钱。最终,联邦政府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了每家烟草公司每年的广告费投入都有一个限额。这样一来,各家烟草公司都不会花超额的广告费,节省下来的成本反而使利润增长了。以上例子出自学生时代读的一本书,好像书名是《博弈论的诡计》但是网上搜关于烟草公司广告博弈的例子,只是说烟草有害健康,因此联邦政府才叫大家一起谈谈,对广告费进行限额。不过这个故事听起来像是真的,只是现在已经找不到凭据了。

回到直播带货。直播带货的初期也是为了把好的产品介绍给大家,但是同类的产品在带货的大风气下难免内卷。我12年就买过带货产品,我当年打call的主播如今都已经全家移民加拿大了,没想到多年后我玩剩下的这个玩法火了。同类产品的每个商家都想把自己的产品卖得更多,想的办法不是提高产品质量,而是交更多的坑位费,最后肥的是主播。最后的弊端就是,用户在短期内买到低于原价的产品,商家在短期内单品的利润降低,主播赚取了大把广告费;商家想赚取更多利润,就要花更多坑位费,同时压缩成本,用户在更长的时间尺度下买到的是质量下降的产品,商家终于在长的时间尺度下维持了原本的利润,主播双赚,赚麻了。

直播带货这种现象可能会一直存在。但并不是存在即合理,这个只是一种懒惰的哲学观。流行感冒不止存在,还很流行。生态学中有一个正反馈效应,一个池塘里有了一只死鱼,那么死鱼会腐烂,造成池塘缺氧,会使更多的鱼致死。正反馈效应会随着变化的程度越来越加剧,直到所有鱼都意识到氧气不多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我也是一直不明白,直播代货竟然能火到这个程度,买东西不是应该自己精挑细选吗?甚至还能卖火箭!你说的那个烟草公司的例子我貌似也看过

    • @流金岁月 都是人啊,吃得太饱。适当的宣传我觉得没啥,但垄断话语权和宣传内卷,对社会进步并无大用

  • Nick reply

    卖酒和广告那个例子并不好,例子里撇开酒香外,将销售量完全与投入广告的金额量画上等号,显然不符合现实情况。

    • @Nick 当然不是,广告投入和卖酒销量不成正比,应该是S型曲线,但是找不到好的例子

  • 说穿了,谁的佣金高就推销哪件产品,真诚推荐是不存在的。

    PS: 话说香港电视台仍走这条旧路——加强直播带货环节,我心想这公司真易混,用老点子便可保住职位。

    • @皮皮 现在的直播和以前的电视广告没多大区别,一个是以主播为信任基础,一个以电视台

  • 流量,永远是成功销售的首要保证

    • @防水涂料加盟 二十年前的互联网还是内容为王,十年前变成流量为王,现在入口为王

  • 直播销售在某些场景下的确可以帮助到生产者和消费者,而更多的似乎是,资本主导下的过度消费,真的是要把每个人压榨到无可榨取。

    • @半農 适当的直播可以把不出名的好东西打出名号,现在就是自己内卷了,商家并没有获利,消费者没得到便宜

  • 资本主义本来是解决资源分配效率的,但带来的消费主义等问题越来越多,过去是供给不足,现在是供给过剩创造需求。作为个体,对抗这个系统太难了。

    另外,不只商品,信息过剩也让人难受。现在都不愿意上网了。

    • @SKYue 哈哈哈哈我知道,很多互联网人媒体人每天是必须得阅读那些垃圾信息

  • 非常认同,至今没中直播买过货~直播带货和社会买菜,是我最看不上的互联网业态~一个忽悠大于实际,一个与底层人民争利。

    • @拾风 哈哈哈哈其实社区买菜这件事我不会批评的,但就像你说的与底层人民争利,我是坚决不会用社区团购的,我会批评互联网公司。对于社区团购,我保留意见,看起来降低了前文说的“运输、分配”的成本,但国内互联网企业并不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地推都是用完即弃,他们是想形成垄断,而不是聚合了小商贩们共同富裕。

      早期的直播也许把深巷子的酒宣传了,但现在已经形成了广告的垄断。写这文的时候并未发生13亿的罚款,只是针对两个主播抵制双十一那啥活动很反感,才发的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