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华的两个月

2020.10.02

由于公司的业务调整,原杭州的公司已经只有一个办公室,大多数同事也已离职,只有几个光棍跟着公司的政策到了金华。

首次跟朋友们提到金华,他们大多可能是想到金华火腿。金华的体量比起杭州不可同日而语。不过我是那种能耐得住寂寞的人,并不贪恋杭州的花花世界,夜间或者周末在家,看看书练练字写写文,一杯热茶......

那不勒斯四步曲

2020.08.16

这是两个女性,在60年的友谊中一边奋斗一边作死的故事。

几个月前,可能就是四步曲的中文版全套......

参加新闻实验室线上分享与音频整理

2020.07.11

上周日,新闻实验室邀请了《界面》的编辑黄月与我们分享做编辑(以及开播客等心路历程)的情况,由于对黄月(冷建国)本来就比较感兴趣,因此早早地报名参与了音频稿整理。

我也没想到我一个包工头也有一天会做这种事,不过我也是第一次做,5人组成团后,小助手引导大家选出一个组长后,就是我们自由发挥。我是第......

升级的陷阱

2020.07.04

微信又提醒我升级了。最新的功能可以拍一拍你的小伙伴。之前屡次让我升级,我也不知道它会升了啥,似乎不升级就跟不上朋友的节奏。可我微信只是用来聊天,在国内不可避免。所以,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摩尔定律说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目,约每隔18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人口论》读前读后感

2020.06.26

读前感

这本书我在大学时读过,因为我是环境专业,马尔萨斯也曾被归类为生态经济学家,对生态的发展规律也有所涉猎,因此就找来读了。不过只看懂了前半部分。好在此时我已养成了批判的眼光看问题,不再尽信书,因此我非常地坚信(而且天真),作者在书里提到的问题,我们民族已经解决了。我以为,当技术解决不了的问题可......

分享自己的读书笔记法

2020.06.13

从去年开始,我计划尝试用markdown的格式记录,并从《国富论》开始,一边学习,一边完善自己的电子笔记系统。现在《国富论》已经读完,开始读《人口论》,这期间,渐渐地将笔记格式进行完善,并分享出来和大家交流。

标题与结构

一本书的笔记要写几篇,首先取决于目录的结构。如同《国富论》那种巨著,共有......

终于看完了《国富论》

2020.06.06

大概从去年9月份开始看的,看到了今年6月,这期间我都插着看完了10余本书,包括巨厚的《庆余年》。这一年来放弃了无数次,不过能接下来继续读的原因,还是因为我记了笔记。

其实这书在大学时读过,读到了第二章就看不懂了,所以一、二章看起来相对较快,只是越到后面,理解的越艰涩。凭着初中的经济学知识,我......

你有多久没有收到明信片了

2020.05.15

我说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出旅行时喜欢在目的地给自己寄一张明信片,渐渐地也会让朋友旅行时给我寄一张具有明显当地标签的明信片作为纪念。作为80后,同时是互联网精神的遗老,我不愿接受在朋友圈或者小红书(从来没有上过)这种网络空间打卡。当大家都蜂涌打卡,反而显不出自己的特点。所以我仍固执的坚持寄明信片。......

这些月

2020.04.18

这些月有点魔幻了。在这之前我一直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我也沉浸在复兴的幻想中。然而现实把幻想撕了一道口子。

接触了新思想

其实我一直能看外面的世界,但也仅限于用外面的工具。我受不了百毒的恶,因此坚持用Google,网盘用Dropbox。我也知道外面有很多不好的东西,然而一次次得不到想要的信息,就......

回归原始获取信息的方法

2020.03.12

可能很多年轻的朋友都不知道,在微信之前大家用IRC聊天,在喜马拉雅之前大家用播客听有声,在公众号之前大家用RSS和邮件列表订阅新闻。我不同于李如一那般可以完全卸载微信,我需要微信和朋友联系,但也仅是用来联系而已,公众号都是碍于面子订阅。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微信封了几个不错的公众号,喜马拉雅封了几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