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承认我有病,没错,传说中的松鼠病。积极认识到自己的病痛,努力寻找治病良方,也在配合治疗,终于在上个月回家时把看起来没用的东西扔了,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

前面的博文说过,我一直在补《罗辑思维》的老节目,因为觉得听着还不错,如今总算把前面的补齐了。五月份买了《第一财经周刊》的电子版,发现app里可以下载自创刊以来的所有杂志,遂从08年那期开始补。直到上周才意识到,那些都是过时的新闻,仅偶尔有些还算有用的商业评论或者商机。现在谁还会关注北京奥运会,也不会对那时还富强的诺基亚封神。于是删除了所有没看完的杂志,在所有年份里挑出感兴趣的首页文章,紧随最新期的杂志同步阅读。

细细想来,我工作和生活都不算完美主义者,但是决定入坑时,还是想补以前的内容,即使与现在已经格格不入。然而更多的内容不是知识,只是信息,过期不候。没有必要吧。

最近在玩模拟器游戏,为弥补小时的缺憾。我知道有很多系列大作,比如《最终幻想》《勇者斗恶龙》等,但是以现在的审美观,估计我很难玩下去一代的FC版,同时又缺乏那个年代的代入感,这时从头玩,不是享受游戏的乐趣,而是被游戏消遣。

断舍离理念最近很火,很多人做到了物质上的断舍离,然而精神却没挑出枷锁,虽然不承认,但这是抱残守缺的一种。如今我们可以嘲笑上一代思想老旧,下一代同样可以嘲笑我们精神老旧。

2017-08-17 00:00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什么是松鼠病?科普一下吧,看看我有没有。

  • @纬八路随笔 冰河世纪里的那只松鼠,意思就是喜欢囤货,现在一般指喜欢囤没有用的东西。看看网盘里的资料有多少是没看过的

  • 盖扔的全扔掉,只保留自己最喜欢的,能用的上的。

  • @Life in Faw, 虚拟的信息更容易不被扔,应该是想不起来扔,毕竟不占地方

  • ƤƤ reply

    以前我有这个习惯,但储起一叠杂志後才回想:自己怎会再翻看这些旧杂志呢?最後果断清掉。

  • @皮皮 我操,我以前一直搜藏青年文摘的,到现在也没扔,回去捐掉

  • @Unee Wang, 呵呵,原来是这……

  • @皮皮 我收藏了好多《特别关注》

  • @minuo 这个太政治了吧

  • pacman reply

    博主,冒昧地问一句,你能邀请我注册bitcron吗?

    • @pacman 啊,不好意思啊,都已经给别人分掉了。开发者在少数派的留言里放了一下邀请码,现在应该还有

  • 🐿️病还是第一次听说,长见识了😄

    • @23克 以前被称为松鼠党,现在是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