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览树的讲座

我知道我在那个群里是不被欢迎的,大家小心翼翼地维护一个圈子的乡愿,不愿撕毁皇帝的新衣。早就期待今天的讲座,然而去了之后,除却堵车的原因,感觉仍不是很好。

所幸因为堵车,我没有抢到合适的位置,避免了想溜却不敢溜的尴尬。点了杯美式,在旁边站着听了一会,声音很小,更觉得像是发言的底气不足。本来以为会教授些摄影的干货,你却跟我谈想法( ̄_ ̄|||)。不是说讲座不能谈想法,但是谈想法,首先咖位得够。强如金庸这种咖位,别说想法了,就是跟我闲聊,我也愿意花时间去听。很早就离开。

过一会又回来听了下,到了读者提问的时间,提问内容我错过了,但是回答嘛,准备不足不怪,但做不到侃侃而谈就不好了。对自己的专业,在跟外行聊天时不能做到侃侃而谈,本身就说明浸淫不够深。

声音小,是没自信;回答问题是只一句我同意XXX的看法,这是没主见。再见。。。

还好今天碰见了瓶子叔。我喜欢认识有趣的人,以瓶子叔的身份跑来听摄影讲座,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因此结束后,毫不犹豫地跑去面基。闲聊得知,瓶子叔的工作,说白了,就是做品位的买卖,做小了,就是有忠诚客源的小圈子,做大了,上限应该是诚品。在杭州感触较多的是,杭州人对精神境界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大家愿意欣赏名画名曲,只是品位提升的速度跟不上手里闲钱增长的速度,所以需要一个类似艺术的健身教练的职位。

或许我又看见了一个商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或许我又看见了一个商机,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