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阳旭旭旧时柳,
旗蟠煕煕新年酒。
气若山倒千河动,
病如抽丝五脏裘。
屏栏望断无限恨,
拍杆皆嗟万古愁。
十年聚散少欢场,
六月轻歌登旧楼。

对于这次新冠肺炎,我算是较早知道的那批。12月的时候就有QQ群里说这个事情,武汉的海鲜市场,不过大家都没当回事,想着不过就是个第二次的非典。我们公司17号就放假了,回家前去了南浔古镇玩了两天,是时暖风旭旭,我在前面的博客里也写。21号坐火车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出发前一天江淮地区突然降温,不小心冻病,所以我在火车上写这首诗的时候是发着烧的。由于我有上外网的习惯,自一月初开始,对新冠事情就不太看好,对身体有信心倒不是很怕,只是怕耽误了行程。毕业十年,本打算在今年夏天聚首,恐无望。

经历过03年非典和福岛核爆等一系列事件,我对身边百姓的克制可没什么信心。从多方推和新闻的了解,感觉医生成功治愈是有效的药治愈其并发症,真正新冠的病症还是靠免疫力痊愈,因此我去小区旁的药方买了绿色OTC的非处方维C(不是保健品),2元一瓶,有100颗。现在复盘当时的情景,真是最大的错误投资,我当时就应该屯口罩的。

随后,大灾发生。

过年也无法窜门,只能在家里看看书,刚开始还会看央视新闻,但结合我在网络上看到的信息,对央视越来越瞧不起,遂只靠自己的搜寻各方信息,再凭着自己的分析希望能还原武汉现场。

起先得到的消息我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看的,一人造谣叫造谣,三人成虎叫群体造谣。但是,三个人跟我说同一个事情,与三个人跟我说三件事,经过自己抽丝剥茧后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就是事实的真相。如果有人说这也是造谣,那就是神仙局。

虎嗅上突然被删的小民近况、产业协会在搜狐号上发布并数小时内被删的党员动员、微博上对塑料袋的大量需求、异常的空气质量数据。今人谁执董狐笔,后世不忘崔杼名。

滚滚长江埋忠骨,
潇潇楚天葬英魂。
社稷有难谁人问,
身许家国心永存。

李医生英年早逝,百姓的怒火被点起,然而,不追封,不道歉,不解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堵塞能防一时泛滥,一旦决堤,摧枯拉朽。

每天能看到某某女医生为了战疫哺乳期上战场,每个村子都有五保户拼着饿死也要把钱捐走,所有省都报道了扔下一万元就跑。看过我博客的都知道,我一向不大瞧得起自媒体,然而在国难当头之际,唯有个别优秀的自媒体才能给我有用的信息。

健身卡本已到期,即使回杭也不能去健身房。现在只能在淘宝上买了瑜伽垫,每天通过登楼做有氧运动,这么看来,疫情解除我也不用去健身房了。

很多人都说03年的非典的缘故,让电商突然崛起,可为什么我等了4天瑜伽垫还没到。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疫情暴露出来的问题,相信大家都看在眼里了。总是看到记者在问前线的医护工作者“怕不怕”,唉,这问的,面对生死谁会不怕呢?但我们更爱这个国家。

    • @逆时针 这一期的记者不行,比上次奥运那些更可恶。但是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我国国民的自我意识在觉醒,没在比赛中获得第一不再是耻辱,反而报道扔一万元就跑的舔屁沟让人恶心

  • 希望此役后能有更大的进步,各个方面。

    • @从良未遂 此役观之,尽是崔杼之流,董狐都死绝了

  • 你还有意识,病毒之前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

    • @奶爸建网站笔记 听说很早的时候微博也有流传,我开始还是相信府政的,没想到后面失控了

  • 有些话,你懂,我想说但我没法说,因为我只要一说就是满嘴脏话。

    有人生动形容,这就是瘟人。

    天花消灭了,火力拉害死不少人,随后甲肝爆发、非典、H1N1,没有传入中国的埃博拉,再加上这次的肺炎,大自然一直以来没有放弃对人类的报复。

    • @林海草原 人太多,又太长寿,最近看进化论的一本书,有一个观点,地球会偶尔重启服务器

  • 跟你差不多。我也是元旦的时候就知道了,但完全没跟口罩消毒液建立起什么联系。我是用医保卡买了4盒蛋白粉。

    因为假期,难得地看了几天新闻30分。CCAV实在是把人当傻子了。

    • @大致 现在发现财新真是小宝库,等等看会不会有特刊,到时买一本收藏

  • fdvc reply

    找单号,就找单号购买网www.danhw.com

  • 佩服那些大灾中奉献自身的那些人,真有大义和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