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胡锡进,28号胡编发了微博“都发钱就基本等于都不发钱”遭到了网友的群嘲。不过这一次我决定不跟大多数网友站在一起。

社会的劳动者分为两种,一种是生产者,把地里的、水里的、山里的加工成各式各样的有用的商品,再通过买卖来给大伙消费,他们可以简单称为锄地的;还有一种是管理者,把生产者获得的商品拿来,重新进行分配,比如公务员做的事情,这些人是切蛋糕的。而发钱就是把蛋糕重新分配一下。既然重新分配,那么分配的人是谁,怎么分,又是个学问。

我无意以恶意来揣度地方官员,但看了太多的社会新闻,我相信这些官员一定也有自己的难处。茅于轼先生也曾说过廉租房不该建独立厕所而应该使用公厕,当年可没少被批,现在的谦租房有多少到了真正需要人的手里,我没有做过调查,也不敢妄下评论。有一个和珅的段子,是说和珅赈灾时,故意将米里掺了沙子,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真正来领赈灾米的百姓是真正需要被救济的,饭都吃不饱了,也不会管米的质量怎样,从而避免了有余粮的人家骗粮。

假设大家发钱,那给谁发,发多少,是15亿人每人拿一部分吗,如果是这样,操作起来到也简单,但只是公平,并不公正。如果按照收入来发,每个不同收入的人群收到的钱是不一样的,这样公正了,但是在分钱的时候必需投入更大的成本进行核算。假设排除了万难,每个人都分到了合适的数目,穷人自然会用来基础消费,不太缺钱的人可能会拿来买奢侈品,原来分钱的初心也荡然无存。

一个比较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只发固定的东西,比如食物。古时候官府就设个地,让大家在规定的时间地点领粮,现在科技发达了,百姓不必专程跑去领,手机领消费卷就可以。所以,我们的政府并没有不管我们,说是为了刺激消费也好,救助穷人也罢,各个不同地区的消费卷是实打实的给百姓的权益,有钱人身体金贵,不愿意吃廉价食品,也不可能把消费卷卖了换成奢侈品。

所以,解决现在问题的本质,不是把刀磨了重新切蛋糕,而是应该把锄头修修,争取更大的生产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可券你也没发啊。现在哪儿哪儿都要看行程码,你发几个流量也成啊!

    • @大致 我杭州是发的了,可以在指定的店里消费

  • 开头说起胡总编。就想起前几天关于环球时报副总编辑实名举报的事~

    • @小陈故事 啊,这种花边新闻啊,我也看到了,不过没啥兴趣,胡编本就恶名狼藉

  • 我还是觉得发实物好,发券有种玩人的意思。

    如果一张10元的券,使用条件是满50才能用,反而还让人多花出去50元。如果是发实物,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 @三棵树人 杭州政府真的做得很好了。发的消费卷不是满减的,就是跟超市里的购物卷一样,只是指定了商家,如果发货物,有聚集的风险,而且运输也是成本

  • 澳门和香港的做法是全民派钱,为了「用得其所」而导致流程複杂、行政费用高昂,倒不如按照原有的模式进行。发固定的东西是好的替代方案,但派什么牌子的用品必须经过招标,不然有机会被告上法庭,费时失事。

    • @皮皮 也是有矛盾,追求绝对的公平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只能在公平和成本间找个平衡点

  • 哈哈,组织是不会听你说的。

    • @wu先生 哎,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 我也不是特别喜欢他。

    立场人物。

    可能我还没有你想得那么有深度,

    其实我只关心的是,在无损他人和公共的利益的前提下,想办法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