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律师(然而并没有,也不是我本人),他很苦恼有个委托人是某案件的嫌疑人,正好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对委托人不利的证据,那么,是告诉警方呢,还是先帮委托人脱罪。

这个问题有了很多答案,但是我总是想找自己的答案。大约在几年前就开始读哲学类的书,不过读得并不多,也算不得入门。周六跟一群立志从事哲学研究的朋友旁听了他们的讨论。

以我中学以来的英语训练,对于意思相近的词,我会不自觉的把他们的差异归为主观和客观,比如alonelongly,一个是单独的,一个是孤独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客观事实,后者是主观感受。对于政治哲学里这些意思相近的词,我也会这样理解,比如原因理由的区别,前者客观存在,后者是自己找理由。

其次,我意识到哲学似乎也有一个类似1+1=2的公理,一个不需要被证明,也无法证明,在一个文明下所有人都认同的一个事实,目前我所接受的这个事实是人们应当遵守承诺,当我们所有人都信奉这个教条,我们才能做到尊老爱幼,就像通过力学三定律和热力学三定律这样,可以证明出无数的自然现象。

最近才刚刚开始接触这个知识,给我的资料都是英文的,当然能自己机翻,不过读起来仍然很累。这个小组的发起者同时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加入讨论,如果你能读得懂英文,并且对哲学感兴趣,可以私我,我的邮箱:i_am在unee.wang

对于标题的问题,我暂时没答案。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 似乎并没提升到哲学高度。一个有良知和公平正义心的律师 :1、调查到的证据应该也提交给警方,实事求是是做人底线;2、不管调查到对辩护人有何不利的证据,依然应该全力想办法为辩护人的权益辩护是律师职业操守。

    当然现实中肯定不乏因为利益选择隐瞒或选择放弃辩护,逃避是最简单的,不逃避做到平衡才是最难的。

    • @拾风 对,你说的是标准答案,但我想肯定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答案

      • 嗯嗯,个体要考虑的现实问题更复杂和多样性,路可以对错,只有合适。@Unee Wang,

    • @拾风 听我一个朋友说,律师是最无良的..两头吃的大有人在,我朋友就被坑过。

      • @Mr.Chou 我操不会吧,律师和记者是我最想交的朋友

        • @Unee Wang, 很多东西,在中国就变味了,尤其是记者和律师。很难说清楚,只能说中国文化比较圆润,不太看重规则和制度。

  • 哲学这个东西,太玄乎了

    • @流金岁月 我之前对于哲学的认识,限于《苏菲的世界》

  • 这个的确算不上哲学的高度,应该属于伦理学的问题。当然每个人答案不同,但古人也有类似的问题,比如孔老夫子说的:"子为父隐,父为子隐"。从伦理学的角度是可以解释人们为啥要遵守承诺的,这个不算公理。

    • @苏三州 哦,也有道理,文中的例子是政治哲学里的例子,可能伦理学和哲学有交叉内容吧,最近看了很多有交叉学科的东西,比如《复杂》,介绍经济学中的报酬递增率的,跟很多学科有交叉:生态学中的正反馈效应、心理学中的马太效应、计算机编程里的啥,我忘了

  • Nicked reply

    伦理学就是哲学研究的内容,任何问题如果你想都能转换成哲学问题。关于文中这个问题,可以参考 Michael Sandel 的 《公正》(有书也有哈佛公开课视频),问题的答案可能并非单一,要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功利主义、康德主义。我认为多数时候哲学提供的并非问题的答案,而是看问题的视角,只有角度多了,看的多了,你才能更多的明白一个问题,理解问题本身就是寻找答案的过程。

    • @Nicked 对对,我是想找到自己要的答案

      • @Unee Wang, @Unee Wang, 对于“哲学提供的并非问题的答案”我也是比较认同的,我下面评论中说的哲学教科书,其中提到了研究哲学时需要关注的四个要素“问题、论据、答案、蕴意”,并指出其中最不重要的就是答案。比如泰勒斯坚持主张的“万物是水”,泰勒斯这句话实际上是在回答变化中的不变性、多样性中的统一性,从某种意义上说泰勒斯给的这个答案甚至是荒谬的,但他的问题与论据是科学、蕴意是深远的,他提出了关于宇宙本原的问题,并且给出了论证与诠释,这一过程本身就有意义,至于他的答案那根本不重要。

  • 最近正好在看《西方哲学史:从古希腊到当下》,一本教科书式哲学入门读物,但是感觉挺有意思的

    • @雨落泪尽 能看懂英文吗,我们有一个小组,在讨论政治哲学,感兴趣的话可以加入

      • @Unee Wang, 感谢您的邀请,哲学中好多专业词汇还是很难理解的,自己还要阅读大量本专业的中英文文献,所以没有太多时间加入讨论

  • 哲学搞不懂

    • @亮娃子日志 你的网站有RSS吗,方便关注

  • 有种说法,科学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神的境界。我想哲学也如此,想不通的时候,哲学是高山大海,想通过后,就是粗茶淡饭。

    • @三棵树人 哈哈哈哈我是标准的无神论者,不会像牛顿他们问上帝

  • 从自己出发,如果我是那个律师,小证据我可能去找委托人要好处了。慢慢的,依照自己良心的准则不断的下调,最后我就黑化了、、、哈哈

    • @箭上有毒 那我选择,想办法一起努力先把小问题解决了☺

  • 哈哈,任何无解的问题,最终还是利益的问题。无论是选1还是选2,最终哪个利己就选哪个。

  • 哲学,哲学,感觉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