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记者

熟悉我的朋友一般会知道,我是不怎么瞧得起自媒体的。

对于疼逊的原罪我已经强调太多了,公共号与小程序妄图颠覆开源的www信息获取方式,妄图让朋友圈一家独大,作为互联网的入口。很多朋友并没有意识到这种现象的可怕之处,还乐此不疲地享受流量带来的红利。一旦疼逊占领了互联网的入口,现在的自媒体是第一批......

今天的一些思考

很高兴,前几天找资料时搜到一个写Chromebook的博客Pixelbook 使用指南(鄙视我吧,我就是那个放弃的人),昨天给我发了邮件,关于Chromebook我有挺多想说的,甚至Linux也是,但自己的这个博客已经确定了风格,不可能突然写些技术文章,况且水平有限,不敢班门弄斧。Windows下写......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产品

我又来批判苹果了!用户似乎已经习惯被苹果绑架了,他们不提供的,一定都是不需要的,照这样发展,我会脑补《致命拜访》里的场景,这个世界不在因不同而美丽。iPhone刚出时,《冬吴相对论》对其评价颇高:从此手机不在千篇一律,而是内有各式各样适合用户的app自行调整,每个手机都是独一无二的。

谁给苹果的勇气,让他自称生产力

我对苹果产品的态度,从最初的无视,到觉得还可以,到完全瞧不起。

第一款苹果的产品,是为了有一个大容量的MP3播放器,其它的牌子太贵,只有iTouch买得起,然后才意识到导歌太烦。时值iPhone被吹上天,我这种用全键盘的只好嘿嘿笑过。因为有几年是Linux用户(那时候Linux不是很方便用O......

一个程序做好一件事情

除了不能给你生孩子,什么都能做——某无良媒体捧杀Evernote

这两天分别看两个软件群的网友诉求哭笑不得。一个是近年来崛起的贴图软件(很多人只是用到截图功能,不过人家是纯种的贴图软件)Snipaste,还有一个是号称“除了不能给你生孩子,什么都能干”的Evernote。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吗

不要再迷信看书就是逼格高了,这年头不兴这个。

旧时信息资源较少,能出版的书籍有限,因此真正能出版的,都是大浪淘沙里选出的真金。而今......

悦览树百分百——被毙篇

这是一篇被毙掉的文章。

我是Unee,原来是Uny,因为域名的原因,以后就叫Unee Wang了。

我是一个说走就走的人。去年在一个公众号上看到了介绍国大玻璃栈桥的帖子,收拾好EDC就出发了。一如既往地被吭。兴趣索然时,听见三楼有讲课的声音,在一个咖啡馆里。反正也不急于回家,歇着就歇......

悦览树的讲座

我知道我在那个群里是不被欢迎的,大家小心翼翼地维护一个圈子的乡愿,不愿撕毁皇帝的新衣。早就期待今天的讲座,然而去了之后,除却堵车的原因,感觉仍不是很好。

所幸因为堵车,我没有抢到合适的位置,避免了想溜却不敢溜的尴尬。点了杯美式,在旁边站着听了一会,声音很小,更觉得像是发言的底气不足。本来以为......

我和我的世界观

叫这个名字,其实是想致敬某战斗家,撕民科,撕神棍,不过跟韩寒撕就没啥意思了。

在大学时期,看了一本叫做《黑客与画家》的书,当时有点吃惊。很坦白地说出,学科间其实是有鄙视链的。当然那本书是非常值得读的,不亚于我第一次读《大教堂与集市》的震撼。此书即是我重塑四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历史观)......

做一个精致的人

已到而立之年,到这时起,才算对自己的工作有了一点点的规划,至少从长远来看,现在的工作还是能一直做下去的。

首先不麻烦别人

尤其不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