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诈骗集团

2021.07.31

去年5月份,在浙江丽水做事,晚饭时间碰到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女孩,不小心听到对话,两人绝对不是父女,男人还一直问小女孩在外打工的父亲的情况,我想,糟了,莫不是人贩子的,遂一路跟踪。后来跟丢了,打电话报警。等待警察的时候,我又在街上撞见了该男子,旁边没有了小女孩,我于是直接打了派出所的电话催他们快一点。......

收起你的无能狂怒

2021.07.11

有一种人我是一直瞧不起的,只敢打女人,不敢打男人的男人。我是平权者,并不反对打女人,女人拿刀砍我,我还得圣母一下?但是,社会上有很多男的,平时只敢欺负女人,不敢惹比他力气大的男人。同理可以衍生为,我看不起欺软怕硬的人。

比欺软怕硬再差一点的,是自己没有本事,却觊觎别人更好的生活。本来同等的两......

很久没有买书,很久没有翻书

2021.07.05

我16年从安徽辞职去杭州的时候,得几位兄长的点拨,不要把自己打造成喜欢读书的样子,现在的女孩子不喜欢书呆子。因此我朋友圈及qq空间里都绝少发布我读书的信息,只会在自己的博客里写,反正我的同事又不看。再加上我这几年甚少买书,除了几个关系好的同事,没人知道我平时在家里会经常读书(可能大概现在都知道了吧,......

取消订阅一财周刊

2021.06.24

之前一直登不上一财的app,在网页上才看到,原来的密码太简单,已经不让用了,强制改密码。正好昨天收到RSS订阅,一财月底有优惠,好像挺便宜,然而屁颠打开app发现,优惠和电子版订阅无关,而且,看着自己的订阅记录,电子版又涨价了。

我从17年开始看一财,最早觉得他们的文章很有深度,对未来吹逼很......

说一件伤心的事情,你可别笑

2021.05.30

每次回想起初三那年的生物课,当时已经学到了人体结构,总是不堪回首(笑出来的面壁去)。生物老师讲到了骨骼这一章,突然想给我们举个例子,就说到有一种药物,叫氟诺沙星,俗称氟派酸。。。话音刚落,我就抢答了,我知道我知道,我每次拉肚子我妈就会给我吃这个。然后老师就用一种关爱残障儿童的眼神看着我说,“难怪你长......

今日的互不联网

2021.05.17

十年前的互联网只有部分有本事的人才能用,十年后亦然。

看到新友频道里发的老文,想起这些年来国内网络的发展,我是看着他一天天变得封闭。越来越多的服务不提供网页版,原来是直接提供app,更容易扒窃手机里的敏感信息,而网页版甚至可能连广告都做不了。

可能有些朋友会觉得,照着这样下去,国内(......

酒、中餐

2021.05.04

每日阅读的新闻,又有酒要做妖。我不是很懂酒,更不懂现在包装很好看的那种酒。最早到仙居看到当地卖相好的杨梅酒,无非就是把杨梅泡在白酒里,好像被酒精提纯以后酒里皆是精华。后来在安吉看到当地的桑葚酒,也是取好的果子碾碎后泡在酒里,最后是不是还过滤一下不得而知,但至少味道是有了。几月前和别的公司人吃饭,席间......

香山照织的笔记本、刘德华的笔记本

2021.04.18

最近很久没有写读书笔记了。之前《国富论》《人口论》都能写出很详细的笔记,到了《达尔文的疑问》时就只能勉强写点,现在重读《失控》,打算把重要的内容记载下来,但是却无从下手。本来我的读书笔记就用来记录重要知识点以及自己的想法,古早的书都比较学术性,如果不自己思考,多是左耳进右耳出,因此我可以通过写读书笔......

不可避免的百度化

2021.04.10

摘自我今天的日记,有删减,不删的话,我家的快递要塞满。自从准备换服务器,我突然给自己找了拖的借口。

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做过记录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担心得了胃癌,或者前兆,原来压力大,胃真的有感觉。这两个星期一直被两年前的一个项目拖着,简单说,我其实是懒癌转胃癌才更准确。今天开始做下记录......

再回黄山,以及可能博客又要搬家

2021.03.13

自从上次十年聚会,又有半年没有回到黄山,过年的时候在浙江,未踏足安徽半步。这个周末回来见见老朋友,交换下消息,明天又得赶回去。

老大桥在去年的大雨中冲毁,以为都过了半年,应该修好了吧,但我还是有点高估了。今天才把土建做完。一艘船的木头全部换完,还是不是原来的船,我不知道,原来冲毁的桥修好,一......